独家专访丨青年舞蹈家孟庆旸:遇见“青绿”遇见中国人的浪漫

时间:2022-06-19 23:28 点击:

  阳春四月,舞蹈诗剧《只此青绿》——舞绘《千里江山图》全国巡演在北京保利剧院拉开大幕。这是《只此青绿》登上央视虎年春晚并收获无数关注和好评后,再次回到北京演出。

  Madame Figaro MODE 4月刊独家策划的 #中国人的浪漫是什么# 专题中,我们采访了《只此青绿》的领舞、“青绿”的扮演者孟庆旸。她和我们讲述了自己与舞蹈、与“青绿”相遇的故事。

  《只此青绿》北京站演出期间,孟庆旸发了这样一条微博:“能跳舞,我真的太幸福了。站在舞台的那一刻,忍不住想哈哈大笑一番。”

  农历新年过后不久,孟庆旸跟随《只此青绿》的剧组马不停蹄踏上了新一年全国巡演的旅途。

  从今年3月起,舞蹈诗剧《只此青绿》会在全国不同城市的剧院中开启120场演出。这并不是一趟轻松的行程。巡演节奏紧凑,几乎每个周末,都会身处一个新的城市。采访电话接通,简单打了招呼,我们的聊天便直奔主题,孟庆旸的语气干净利落。欢笑大家谈心主论坛!一个多小时后,她会和剧组其他人一起坐车去剧场合成,然后在第二天稍晚的时间,仔细妆扮,再次化身“青绿”,将《千里江山图》这幅北宋青绿江山图景长卷,以舞蹈的方式铺陈在观众面前。

  登上2022央视虎年春晚前,《只此青绿》从2021年8月北京国家大剧院的首演开始,已经在全国14个城市演出了51场,积累了极高的口碑。这期间,舞蹈片段《青绿》登陆了B站跨年晚会,网络媒介的传播更是让这部展现中国传统文化风韵的舞剧收获了更多年轻人的关注。央视春晚舞台的短短6分钟选段,则让《只此青绿》彻底“火出了圈”。对于东方演艺集团的首席舞蹈演员孟庆旸来说,从接到角色到现在的一年时间里,她将自己彻底交给了“青绿”。

  舞蹈诗剧《只此青绿》的灵感来源于北宋天才少年画家希孟的绘画长卷《千里江山图》,故事讲述了《千里江山图》即将展出时,一位故宫研究员穿越时空来到了千年前的北宋,化身“展卷人”,带领观众循着“展卷、问篆、唱丝、寻石、习笔、淬墨、入画”七个篇章,“窥”见希孟创作这幅传世名画的过程。孟庆旸饰演的“青绿”,不是某个具体的人物,却代表着《千里江山图》的灵魂。主创团队从画作中使用的矿物质颜料石青、石绿中提炼出了“青绿”的意象,于是有了“青绿”这个符号性的角色。

  “刚刚拿到剧本的时候,我觉得‘青绿’太难了。”最初的相遇,孟庆旸完全摸不到边际。不只是她,整个创作团队都在摸索中前行。查阅资料是必须要做的功课,而对于舞者来说,如何忘掉自己融入故事,调动内心情感充盈角色,同样是需要花功夫的事。

  “‘青绿’带给人的是一种疏离感,冷冽克制,是宋代传统美学中沉静隐晦之美。观察青绿的表情,你会注意到她的垂眸,她不取悦任何人,她内心强大的自信不需要通过目光去传递。”

  具体到诠释的细节,则需要日复一日的思考和练习。“需要注意到这个角色从始至终的层次变化,每一个地方,是否该眼睛用力,还是眉心用力,她是如何笑的,是否需要带有情感……”

  这种在塑造人物中琢磨的过程,是孟庆旸特别享受的时刻,“作为舞者,对一个角色从理解很吃力到慢慢融入的过程,是比站在舞台上获得掌声还要开心的。”

  一站又一站的演出,一次又一次地登台,和“青绿”相处久了,孟庆旸也慢慢感受到了对“青绿”理解的变化,诠释“青绿”的感情也变得愈加浓烈。“我好像能够越来越读懂‘青绿’了,但似乎诠释她又变得更难了,就好像推开了一扇门,看到了一片无边无际的广阔天地,那是中国传统文化经过岁月沉淀留下的。”

  孟庆旸相信,在某个时空中她与“青绿”是相融的,这样顿悟的感觉并不会发生在某个具体的时刻,而是像烟雾一样,时刻环绕在周围。“她是自然的化身,也带着人的情感和寄托。我对‘青绿’的执着,就像是‘青绿’孤寂千年的那份执着一样。”

  职业舞者生涯走到现在,“青绿”是孟庆旸经历过的最“重”的角色。她几乎推掉了其他所有工作,放弃了许多原本属于自己的假期和陪伴家人的时间。《只此青绿》的创作周期中,排练时间从早晨九点开始,到晚上九点结束,一天十二个小时,她将自己全权交付。

  说到自己的性格,孟庆旸选择的形容词是“外柔内刚”,舞者柔美的外表下,始终是执着坚定的内心,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有变过。“我是那种定好了目标就会不顾一切向前跑的人,不再去想其他消耗自己,也绝不会后悔。”

  孟庆旸5岁开始学习舞蹈,9岁便在父母的支持下来到北京求学,走上了专业舞者的道路。“当时才上小学三年级,懵懵懂懂的,也不知道将要面对怎么样的未来,可能就是喜欢吧,‘一腔热血’。”

  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女孩独自离家在外,从此之后面对的所有选择,都是自己做的决定。考大学时没有过多犹豫,只报考了一个专业——北京舞蹈学院中国古典舞,她喜欢中国古典舞的本真和纯粹,也喜欢自己每次跳起中国古典舞时自信舒服的状态。大学毕业,给自己定的目标也只有一个:考入东方歌舞团。“不给自己留后路,目标定好了,剩下需要做的就是自己默默努力,努力去实现它。”

  回想起学生时代,“辛苦”依然是孟庆旸脑海中浮现出的第一个关键词。“每天早晨六点半开始早功,九点开始上课,下午五点多课程结束后,晚自习继续排练剧目,一直到晚上十点结束,回去洗澡睡觉,一天就这样结束了,也没有周六日,每天如此。”对于她来说,六台宝典香港现场开奖场。那种辛苦不仅是练习舞蹈时肢体上的疼痛感,更是精神上的“苦”。“在极高的强度下完成每一天的学习任务,日复一日地坚持了那么多年。但也正是因为吃过的这些‘苦’,让我的性格变得坚韧执着,执着于所热爱的事业。”这种执着,成为了她心中的那股“劲儿”,积蓄能量,等待爆发。

  进入东方歌舞团十年的时间,孟庆旸登上了大大小小的舞台,演绎过各种角色,积累了不少作品,持续的努力也换来了履历中的荣誉和越来越多观众的喜爱。“工作后的这十年,最大的感受是节奏非常快,好像每天都在赶时间,但也已经非常习惯了。”和这些相比,舞者面临的更大的压力在舞台上。“我们是现场的演绎者,每一次站上舞台的那一刻,都需要台下无数次的训练,来保证极度紧张状态下的完美呈现,万无一失。”

  “青绿”之前,孟庆旸已经有了不少代表作,“二十多岁的时候,步伐走得非常快,渴望用尽可能多的经历快速充实自己。”

  被她带上综艺节目《舞蹈风暴》技惊四座的《酉鸡出辰》,来自剧目《中国故事·十二生肖》,剧场中的表演,需要单腿站立在一个高高的台子上完成两分半钟的独立动作,为了站得稳,她闭眼练习单腿站立的动作,训练肌肉的紧张感。参演舞剧《兰花花》,剧目讲述了封建时代一位陕北农村女性为了追求爱与自由拼上性命与封建礼教抗争的故事,强烈的人物情感起伏和激烈的剧情是对体力和精力巨大的消耗。2015年第一次登上春晚担任《丝路霓裳》领舞,演出前她意外韧带受伤,却依然坚持出色地完成了舞蹈动作。

  “现在回看过去的一个个作品,虽然都不能称之为完美,但也是在那个时候尽了全部的努力。这些角色,无论大小,都是经历,是成长路上的铺垫。”直到去年遇到了《只此青绿》,“‘青绿’带着历史的厚重感,背后是中国上千年传统文化的积淀,如果在二十出头的年纪给我这个角色,我可能会诠释得特别浅薄。虽然现在我也不能说自己完全理解了她,但经过了岁月,积累了阅历之后,感知扩大,内心也更加丰沛,可以更好地去把握她。”

  三十岁的孟庆旸,觉得一切才刚刚开始。“青绿”让她放慢了脚步,变得更平和了,却也让她的步伐变得更加坚定也更有力量了,仿佛这个自然化身的角色,真的给她带来了自然中微妙的能量。“我最大的幸运就是我热爱舞蹈,而这是我可以每天做的事。成为舞者这么多年,我没有把跳舞当成我的工作,舞蹈是生活中的一部分。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自己能跳很久。”

  每次《只此青绿》演出开场前,孟庆旸都会习惯提前把自己放入一个安静的状态,慢慢地沉入角色,和“青绿”相遇。而当演出结束,大幕合上再拉开的谢幕时刻,她又成为了她自己。